http://www.agango.com

李建宏:一个上帝与多个政党

众所周知,一千多年以来欧洲大陆曾经是基督教最为兴盛的地区。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在前基督教时代,欧洲人民普遍信仰多神教,每个国家、地区、民族和部落都有自己笃信不疑的多个神灵。

图片 1

众所周知,一千多年以来欧洲大陆曾经是基督教最为兴盛的地区。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在前基督教时代,欧洲人民普遍信仰多神教,每个国家、地区、民族和部落都有自己笃信不疑的多个神灵。例如,在欧洲文明发祥地之一的古希腊,人们在遍布各地的大小神庙中顶礼膜拜着形态各异的诸多男女神灵,其中比较着名的有万神之王宙斯、光明之神阿波罗、太阳神赫利俄斯、女神雅典娜、海神波塞冬和酒神狄厄尼索斯等等。直到公元十世纪,位于欧洲最东端的俄罗斯仍普遍流行着多神教信仰。太阳神达日博格、风神斯特里伯格、春神雅里洛、火神西马尔格与畜神维列斯等同为俄罗斯人最为钟爱的神灵。

信仰的多元化自然形成了相对宽容的宗教环境,欧洲大地上名目繁多的不同神祗各司其职、各行其是,大体上倒也能够做到和平共存、相安无事。然而,自公元四世纪起,一个来自亚洲西部的全新神灵的到来,却一举改变了欧洲诸神各安其事的和谐局面,只因这个新来乍到的耶和华神有着反客为主并取诸神而代之的狂妄野心。从此,欧洲大陆风云突变、狼烟四起。经过一番激烈较量并最终借助于政治力量的介入,新神胜出。公元313年君士坦丁大帝改信基督教,并宣布基督教为罗马帝国合法宗教,从此信徒人数大增。公元380年,罗马帝国皇帝狄奥多西将其正式定为罗马帝国国教。此后,在欧洲各地存在已久的各种大小神灵纷纷被赶出寺院庙堂,号称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耶和华上帝毫不客气地取而代之。与罗马帝国一样,很多国家的基督教化都是在统治者的强令下实现的。例如,公元988年弗拉基米尔大公改信基督教后将其定为俄罗斯国教,从此禁止百姓敬拜其他神灵并强令全体臣民受洗。在掌权者的强力推动下,欧洲国家从此进入一神教时代。这一在西方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事件,也对整个人类世界产生了不可低估的深远影响。

以基督教为正统的一神教的确立,给欧洲乃至世界带来了长达千年之久的连绵不断的宗教战争与宗教争端。在此前的多神教时代,尽管在战争中交战双方都祷告祈求己方神灵的庇护,但是战争本身却并非以消灭对方的宗教信仰为根本目的。在基督教高调登场后,很多战争与争端的主要甚至唯一目的就是消灭他人的宗教信仰,以达到由基督教一统天下人心的目的,从而开启了进入文明时代后人类之间不因实际利益而进行无谓厮杀的先河。

随着基督教以高歌猛进之势迅速攻占整个欧洲大陆,出于发展更多信徒及为上帝攻城夺地的大使命感,基督教会先后发起了十多次十字军东征,以实现由基督教在全球范围内一教独裁、一教专制的目的。十字军所到之处,烧杀捋掠、无恶不作,基督教徒的福音遂成为伊斯兰教徒的噩耗。在此过程中,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死于非命。若不是同为一神教信仰的伊斯兰教的拼死抗争,西亚地区恐怕早已落入基督邪教的魔掌。一旦西亚沦陷,中亚与东亚必将成为基督教洗劫的对象。

基督教之所以具有挑起争端的法力与魔力,乃是因为它与生俱来的完全迥异于多神教的特点。首先,基督教不仅坚持只有一个上帝,而且坚信只有自己信仰的才是唯一真神,从而将自己的信仰上升到普世与唯一的霸权地位。基督徒自认为自己乃世界上唯一真理的唯一传人,因而在道德、理念等方面毫无缘由地自视甚高。正是这种自以为是及自以为义的霸道、非理性与不宽容,导致了基督教徒以及深受基督教文化熏陶的西方人夜郎自大、唯我独尊的精神气质,完全罔顾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浅显道理。在多神教时代,虽然也有很多人认为只有自己的神才是真神,但尚未发展到向对方大力推广自己的宗教甚至强迫对方改从自己信仰的程度。然而,按照《圣经》的教导,基督教徒以传播耶稣福音为己任,誓将福音传到地极。于是,向非基督徒传福音就成了教会使命的重中之重。在长期落后于亚洲各国的中世纪,欧洲人尚且不自量力地试图向更加富裕、先进与文明的亚洲地区输出宗教与文化。工业革命以后,西方在经济、军事与科技等方面的强势地位更加助长了基督教与整个西方世界好为人师的狂妄气焰。他们不仅耻于下问,甚至耻于上问,以至发展到三人行我必为师的极端荒谬的地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莎娱乐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