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gango.com

谁是隋唐英雄中第一智将?杂牌出身侍奉四主

在《隋唐演义》中,徐茂公能掐会算,料事如神,类似智多星吴用的角色,不过,这只是小说家的杜撰。其实,徐茂公原型即隋唐名将李勣,原名叫徐世勣,因字懋公,故民间传说称他为徐茂公。投唐后,李渊给他赐姓,改名为李世勣。贞观年间,为避李世民的讳,又去掉“世”字,就叫李勣。仅就改名一事,就可见他一生的不平凡。

李勣出身种田为业的大户人家,虽然家道殷实,但他不安于富足安逸的生活,十岁出头开始结交江湖豪杰,过上了刀口舔血的日子。大业七年,翟让在瓦岗寨聚众起义,李勣前来投奔,成为瓦岗寨一员虎将。翟让是目光短浅、容易满足的人,守着瓦岗寨,不图进取。李勣就给他建议道:瓦岗寨是本乡本土,人也乡里乡亲,不好长久在此劫掠。荥阳控扼漕运要道,官船商舶甚多,若移师此地,劫掠财货,不愁粮饷不继。翟让听从李勣的建议,果然瓦岗寨财源广进,兵强马壮。后来,李密也入伙瓦岗军,并取代翟让成为新首领。翟让在火并中丧身,李勣也被“斫之伤颈”。李密竟在李勣伤未痊愈之际,派他出镇黎阳,名义上委以重任,实际是疏远他。

唐武德元年,李密在北邙山被王世充击败,率残部投奔李渊。此时,李勣控制着黎阳以东的广袤辖地,并拥有一支军队和一大粮仓。他得知李密下落,对长史郭孝恪说:“魏公已归附大唐,现在这里部众、土地都属魏公所有,我不能献地邀功。”说罢,他将所占州县户口造册,派郭孝恪出使长安送交李密,让李密自己献给李渊。李渊听说李勣使者到来,无表上奏自己,倒有一信给李密,感到非常不理解。当郭孝恪把原委说明后,李渊叹息道:“徐世勣不背德,不邀功,实在是一个纯臣呀!”于是授李勣黎阳总管,赐国姓李氏。应该说,李勣的举动完全投合了李渊的心思。在群雄纷争,天下未定之际,君王最看重的是臣子对自己的忠心不贰。

图片 1

不久,李密因不满归唐后所受冷遇,出逃叛唐,途中被唐军斩杀。李密的首级送到长安,高祖李渊即派人转送给李勣,并传谕李密谋反罪状。李密既投唐,又叛唐,他为自己的错误埋单。对于李密的叛唐,李勣毫不知情,所以也不担心受到株连。因此,当他见到李密首级时,念及故主之情,悲从中来,不禁嚎啕大哭,不能自已。随后,李勣上表李渊,恳请收葬李密。李渊被他的忠义所感动,下令送归李密的尸身。李勣以君臣之礼将李密安葬。送葬那天,他动员瓦岗军旧部都去送行,全军上下缟素,场面感人。李勣对李密的态度与丧事处理,表现他为人忠心不贰,从而博得大唐朝廷一致赞许。

单雄信也是瓦岗寨一员虎将,早在瓦岗寨聚义之时,就与李勣结义为兄弟,成为翟让的左膀右臂,后又归附李密。李密归顺唐朝后,单雄信投降王世充,李勣则归附唐朝,二人分道扬镳,各为其主。王世充兵败后,单雄信被唐军擒获,论罪当死。李勣急忙向李世民求情,称单雄信武艺绝伦,堪为朝廷使用,并以自己官爵为单雄信赎罪。不知何故,一向宽宏大量的李世民竟然没有答应。李勣无能为力,单雄信误以为他没有尽力帮忙。李勣涕泣而言:“我不惜余生与兄共死。但我以身许国,事情就无法两全。再说,若我死,谁还能照顾兄的妻儿。”说罢,举刀割下股上一块肉给单雄信吃,说:“这块肉随兄入土,也不负我们当年誓言啊!”单雄信听了,感激而泣,与李勣执手相别。这样感人的场面,在真实的历史舞台上确实不多见。

隋末,群雄割据,世事无常,人情反覆。李勣崛起于草莽,对故主忠心不贰,对故友肝胆相照,“忠义”是他人生中一大亮点。李勣归附大唐政权后,逐渐褪去草根的本色,完成了由沙场宿将到元勋重臣的角色转换,在大唐官僚体制内游刃有余,更多的是展示他性格中圆滑的一面。

李勣在宫廷派别斗争中明哲保身,始终采取不积极参与、不偏不倚、两边观望的策略。他的精明之处还在于对人主心理准确把握,而作出正确的判断,在最关键时刻做最恰当的举动。李勣跟随李世民征战时间长达两年之久,在这样长的时间里,李世民是有很多机会拉拢李勣的。而李勣虽然忠心于李世民,效命疆场,却没有加入秦王府核心集团。李世民在“玄武门之变”前曾向李勣征求意见。但李勣不愿意介入李氏兄弟权力之争,表明自己中立的态度,对此,李世民也没多加责怪。

武德九年六月,秦王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杀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控制朝政,八月逼迫李渊退位,自己登上皇位,是为太宗。十月,太宗大封功臣。李勣位列五等,在43人的名单中排列第14,位置不靠前,恐怕与他没有参加“玄武门之变”有关。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莎娱乐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