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gango.com

写在大渡河畔

图片 1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毛主席这首脍炙人口的诗,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扎下了深深地印记。还记得孩提时在家乡的石坝里,平生第一次看电影,就看的是《飞夺泸定桥》,片中的铁锁链和英勇的红军让我一辈子难以忘怀,从那时起我就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前往泸定桥,去看看当年红军所飞渡的大渡河,去走走当年红军所走过的路。

1938年4月3日,我1分区3团1营在准确掌握日军活动规律后,在河北蔚县西合营以北夭子头地域伏击日军慰问团。战斗不到1小时,1营仅以伤10人、亡3人的代价,毙敌80余人。

火红的7月,值伟大的共产党诞辰88周年之际。公司党总支决定开展一次重走长征路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使得我的愿望终于变成了现实!

新华社石家庄9月13日电题:光荣历程:从大渡河到狼牙山——勇猛如虎写忠诚

南充、成都、雅安、天全,一个个城镇被我们抛在身后,汽车穿行于绵延的高山上,道路曲折艰险。我们穿越高高的二郎山和4000多米长的隧道,一行人终于到达了曾是红军22勇士发起冲锋的泸定铁索桥上。心情无比激动与兴奋。站在晃悠悠的铁索桥上,看着桥下湍急的江水,我的思绪也飞到了孩提时的电影中去去。

“红一师”是一支具有光荣传统的老红军部队,于1933年6月在江西省永丰县藤田镇诞生,时称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一军团第一师,简称“红一师”。

1935年,红军向大渡河挺进,蒋介石部署“大渡河会战”,电勉各军:“大渡河天险,共军必难飞渡,必步石军覆辙”。5月26日,红军在安顺桥突破大渡河,蒋介石等立即飞到成都督战。因水急船少,红军全部渡江需一个月,而大批国民党部队正扑向大渡河,战争胜负就在分秒之间。5月28日,中央军委下令,限左路军提前一天即在29日夺下泸定桥。红一军团四团接令后,高呼“走完二百四,赶到泸定桥”这一气壮山河的口号,连夜冒雨奔向240里外的泸定桥。29日下午4点整,红军左路军杨成武部22勇士,和鸣着震天的军号声、呐喊声、枪炮声,视空荡裸露的铁链与弹雨火网若等闲;其神兵天将的威势、气概令溃敌颤抖丧胆!滚滚硝烟、灿灿天幕之上,率先冲过泸定桥。红军一战而胜,一举粉碎了蒋介石企图把红军变成石达开第二的阴谋,打开了北上抗日的通道,谱写了中国革命史上壮丽不朽的一页。“大渡桥横铁索寒”,泸定桥自此名扬中外。

“红一师”部队早期源头主要有三支。一支源于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另一支源于1927-1928年冬春在中共赣西南地方党组织领导的当地各县秋收起义中产生的工农革命武装,这些起义武装不久组建成为4个地方红军团。

今天,久违的宿愿终于得以实现,我站在历经300年沧桑风雨的泸定桥上,头顶明亮蔚蓝的西部天空,桥下是滔滔的大渡河水,我终于真正的体会到了长征的艰难困苦和坚贞不屈的革命精神。也真正领会了长征精神,那就是:坚定的信念、勇敢的精神、铁的纪律、灵活的战略战术、实事求是的思想。

1935年9月,红军长征到达甘肃省岷县哈达铺后进行整编,“红一师”被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第1纵队第1、第2两个大队。1936年1月在陕西省宜川县临镇重新恢复“红一师”番号。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第13大队编入“红一师”,成为第13团,这支革命武装是“红一师”部队的第三个历史源头,该部前身是1929年12月邓小平、张云逸等领导的百色起义部队红7军。

抗日战争时期,在1937年8月、10月和12月,红1师先后在陕西省三原县云阳镇、察哈尔省蔚县和河北省涞源县,依次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第115师独立团、第八路军独立第1师、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

从抗日战争胜利到全国解放战争期间,部队先后在察哈尔省怀安县、怀来县和河北省易县改称或改编为晋察冀军区冀察纵队野战第6旅、晋察冀野战军第2纵队第4旅和华北野战军第8纵队第22旅。解放战争后期全军按统一编制进行整编,于1949年1月在河北省昌平县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5军某师。

1985年7月,全军精简整编,部队改编为陆军第65集团军某步兵师,1993年12月改称陆军第65集团军某摩托化步兵师,2013年12月整编为某机械化步兵旅。

在漫长的革命战争中,部队创造了一个个永留史册的光辉战例。长征路上,先后参加了北渡乌江追逃敌、强渡大渡河、夹夺泸定桥、直罗镇战役等着名战役战斗;抗日战争时期,先后取得了平型关战斗、雁宿崖战斗、黄土岭战役的胜利,击毙了号称“名将之花”的日本侵华中将阿部规秀。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莎娱乐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