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gango.com

委拉斯凯兹《宫娥》 委拉斯凯兹的艺术特色

委拉斯凯兹是17世纪巴洛克时期西班牙着名画家,《宫娥》《伊索》《纺织女》《镜中的维纳斯》等是他的代表作。人们称他是国王和贵族的画家,他的作品宗室表现出贵族的高雅和威严。图片 1

「让国王看看并且赏识一下真正的艺术家吧!」——委拉斯贵支

宫娥 委拉斯凯兹《宫娥》 《宫娥》是一幅有着风俗性特色的宫廷生活画,它描绘了宫廷里的日常生活。小公主玛格丽特被描绘得既庄严又具有掩盖不住的稚气,占据画面的中心的位置。一名宫女向她跪献水杯,画面左边是正在作画的画家本人。画家把自己安排在这一颇具戏剧性的情节中,使整幅画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情调。 这幅高度达3米的作品,画面的每个物体与实物同等大小,这些正显示出了委拉斯凯兹高超的技法。画家将每件物体都刻画得相当到位,毫不敷衍。质感、形体、空间、明暗的处理更是让人拍案叫绝,画家向人们展示了一个“真实”的时间片段的塑像。 委拉斯凯兹的艺术特色 从某种角度讲,委拉斯凯兹是个与古典主义理想美无缘的画家,是一个伟大的写实主义者,他笔下的历史神话作品、宗教风俗作品都几乎没有文艺复兴或是巴洛克时代的"神气",代之以常人自然的情态。这大概是由于他从年轻时就养成的不带主观色彩的创作习惯和长期学习卡拉瓦乔作品的影响吧。 委拉斯开兹的绘画反映社会生活时既不颂扬也不谴责。在许多描绘社会底层大众的画面上,既不是赞美贫穷的圣洁,也不是对贫穷的鄙视,他的画对社会的启示意义很少,他认为自己是艺术家,而不是政治家和革命家。 我们纵观委拉斯开兹的全部作品,发现他的画尤为重视色彩表现,这种造型观念是他从威尼斯画派大师成就中获得的。他的作品色彩缤纷,再现了人类自然的美妙。他的色彩超过了前辈大师,他使用复杂的色彩表现技巧。为了更充分地表现对象,有时把颜色直接堆涂到画布上,然后再用画笔来精致地刻画。他对暗部色彩表现非常用心,任何物体的暗部和阴影都是由丰富的色彩组成的。他一般不使用习惯用的棕色或黑色来处理暗部。 委拉斯凯兹的时代是巴洛克风格大兴其道的时代,而委拉斯凯兹本人却没有太多的巴洛克风格。如果仅从色彩上讲,委拉斯凯兹也是当之无愧的巴洛克大师,他的色彩理念同鲁本斯一样来源于对威尼斯画派的继承发展,只不过委拉斯凯兹的色彩更为淳朴自然。

1621年,腓力三世去世,比他更为虔诚的腓力四世继位。虔诚,对17世纪的西班牙来讲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美德。这个视上帝为一切的西欧大国终于在花费重金建立奢华的教堂与庙宇之后耗尽了海战中掠夺而来的黄金,逐渐落后于重点发展经济的其他国家,加之瘟疫爆发,举国上下一片怨声载道。

艺术人文上,该国却迎来了一片灿烂的「黄金时期」,人文主义的光辉在绘画上得以显现。塞万提斯写出了《堂吉诃德》,维尔加创作了他的戏剧,年轻的委拉斯贵支,成为了宫廷画家。

委拉斯贵支是皇室的宠儿,这与他的个性有非常大的关联。接下来我会通过英国国家美术馆所收藏的几幅委拉斯贵支的绘画,从王权与神权这两个角度分析画家一生的艺术道路。

在说委拉斯贵支前,我有必要先提一句他的灵感来源以及学习物件,就是卡拉瓦乔。

以马杵斯晚餐

没错,是那个浑身都是戏的暴戾分子卡拉瓦乔。在卡拉瓦乔之前,几乎没有人愿意给自个的绘画加上这种黑乎乎的背景。人们或是描绘各种天气下的自然光,或是刷出一大片金色以表示画中人物的荣华富贵,黑色,并不在当时的审美范围之内。

以马杵斯晚餐这幅画与同时期非常多绘画很显著的对比出,在文艺复兴时期各类矫饰情节非常强的圣经绘画之后,点点透出的人文主义的风格。画中的基督身着红袍,但是没有一种「他是神」的疏离感,画前正中央的位置空着,观者好像可以加入其中,这是卡拉瓦乔的「自然主义」画风所产生的效应。

在16世纪末17世纪初的义大利,与样式主义相对立的就是现实主义,卡拉瓦乔算是最早的那批现实主义画家中的一位。「现实」二字十分显著,画中的基督右手向前,透视很舒服,脸部和颈部的肌肉如浮雕一样凸起,显得结实有力,这是卡拉瓦乔长期研究骨骼与肌肉的结果。在非常长一段时间内,欧洲非常少有画家真正去研究人体构造,特别是对于神的塑造,这被以为是一种亵渎。然而卡拉瓦乔性情直率,只相信自然。自然主义就是现实主义中的一部分,但更加侧重于「描摹」,这是西方艺术史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精神。卡拉瓦乔不会因为塑造的是基督就去夸大他的体型,也不会去将周围的人物描绘得矮小丑陋,他看见什么,就画什么,这可以算是对自然主义最简单的解释。

那么假如不将基督以夸张的手法画出来,如何体现他的地位呢?在漆黑的背景中,画面左侧上方一道强烈的光线照射下来。基督,作为正中央的人物,左脸显著的光亮与右侧的阴影形成了强烈的明暗对比,而左侧两个人物光线稍为暗淡,右侧人物只被照射出亮面,自然,人们就把眼光聚焦到对比最强烈的那个人身上了,也就是基督。这就是当时红极一时的「暗绘风格」。

说了这么多关于卡拉瓦乔,是因为当时还年轻的委拉斯贵支,两次赴义大利学习深造,深受卡拉瓦乔的影响,这在我接下来要说的几幅作品中都会有体现。

中世纪绘画中的圣母形象

如我上述,西班牙在是一个很虔诚的基督国,身为皇室画家,必然少不了以神权为主题的各式绘画。说到神权绘画,大概最能唤起人印象的就是中世纪绘画了,大量的、各种形态的圣母与耶稣出自非常多画家之手。而委拉斯贵支所绘的神的形象,慢慢开始发生了改变。

圣约翰的福音传教士

圣母无原罪

这两幅关于圣经故事的绘画尺寸几乎相似,都是较为早期的作品。彼时委拉斯贵支还没有受到义大利的绘画风格影响,这一点从背景的多样性可以判断。《圣约翰的福音传教士》是一个经典的圣经故事中的取材。画中的圣约翰是一位传教士,在当时被不信教的诺曼人赶出国土,驱逐到希腊附近的一个海岛上。圣约翰一心向神,在海岛上书写圣经,最终写出了圣经中的启示录章节。这一幕是圣徒抬头望向天空的画面,画面左上方的天空中隐隐出现「启示录之女神」,而女神的正下方出现了一条恶龙,象征善恶并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莎娱乐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